澳门新葡新京网络网址-赌城免费试玩


华菱钢铁的营收和净利润这两大重要指标进入钢铁行业前四,有30个行业第三季度产能利用率在75%以上

为各地制定钢铁行业错峰生产方案提供了政策指导,宝钢股份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将于2018年到期

认为资本市场是整个集团产业发展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公司董事会决策推行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随着冬季的来临,环保限产开始逐步启动,钢铁行业再次进入环保强约束期。  河北省唐山市政府近日下发《2017-2018年采暖季钢铁企业高炉错峰生产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显示,2017年11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钢铁企业高炉限产120天,全市总限产比例为50%,四个月合计影响高炉生铁总量为1821万吨。  除了唐山市采暖季限产细则的公布,其他城市的限产也将逐步开始实行。天津市自11月1日起开始执行采暖季钢铁企业错峰生产政策,各大钢厂限产比例在40%-60%之间,总量影响在50%上下。此外,陕西、山西、山东等地也分别从11月起实施工业企业错峰生产,持续到明年三月中或月底。  目前来看,环保限产已经对钢铁企业的开工率产生了影响。检测数据显示,10月份全国百家中小钢企高炉开工率从90%高位一度跌至81%,创年内新低,表明未来供给端仍将处于收缩状态。政策方给第一财经记者的回复中表示,2017-2018年取暖季,北方“2+26”城市环保限产50%为最低要求。第一财经记者从环保部门了解到,这是钢铁行业首次执行大规模、长期性限产。  王国清向记者表示,如果空气质量继续恶化,限产力度将升级,行业供给下滑趋势将进一步明朗,钢材市场将呈现紧平衡格局。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此次环保限产不是一阵风式的运动式限产督查,而是具有较强的持续性。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指出,“京津冀区域环境容量难以支撑目前该区域内的钢铁产能,只要雾霾一天不走,限产政策就会一直持续下去,甚至还会有更严厉的政策出台,引导京津冀地区的钢铁产能退出,直至环境质量好转。”  李新创告诉记者,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不是对全部企业都限产50%,而是对城市总的钢铁产能限产50%。地方政府可以根据辖区内钢铁企业环保水平的高低,对其执行差别化的限产比例,环保水平高的企业少限产,甚至不限产;环保水平低的企业多限产,甚至停产。这样可以在总体限产50%的情况下,实现超过50%的污染物减排效果。他进一步指出,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并不只是针对部分城市,而是覆盖了“2+26”城市的一项政策。在实施中不搞“一刀切”,根据天气等实际情况,按照“一市一策”“一企一策”的原则实施。  对于环保限产是否会影响钢铁行业生产和钢企利润?  方大钢铁集团财务总监徐志新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钢铁市场目前信心回升,供需压力并不是很大。中钢协财务资产部主任陈玉千认为,受益于供给侧改革,今年整个钢铁行业利润是有保证的。钢铁业务分布在河北的某公司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目前限产预期已经被市场消化,因此冲击不会很大。  Wind数据显示,2017年1-9月,在29家上市钢企中,27家实现了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为正,23家钢企实现了同比连续盈利,除1家钢企外,22家钢企都实现了盈利同比增长。按净利润排行,宝钢股份以净利润116.68亿元居于净利润排行榜榜首,排在第二位的鞍钢股份净利润为32.85亿元,与宝钢股份相差83.83亿元;按净利润率排行,三钢闽光以15.65%的净利润率排行净利润率排行榜榜首,方大特钢位列第二,为15.21%。  此外,王国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10月份由于铁矿石、焦炭价格的下跌,使得11月份钢铁生产成本有所回落,预计11月份钢企盈利空间仍将继续保持高位。

在第一期股权激励计划即将于半年后到期之际,宝钢股份董事会于11月6日审议通过了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公司有关负责人称,此举意在延续稳定的中长期激励机制,全面助推宝武融合后企业健康发展。  早在2014年,在国资委支持下,央企宝钢股份开始试水员工激励机制。其时,主要面向136名核心岗位员工,即公司董事、高管理人员,以及对公司整体业绩和持续发展有直接影响的管理骨干与核心技术人才,实施了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此举有效地激发了国企员工的主动性和创造性,较好地充实了公司竞争力。  伴随着行业结构性改革的春天来临,宝钢股份于2016年度取得了显著的良好业绩。今年以来,宝钢股份继续抓住市场有利时机,不断调动员工积极性,使得经营业绩大幅提升。财务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45.3亿元,同比增长67%。期间,公司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由此也先后实现了两个解锁期的逐步解锁。  随着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即将于明年5月到期,基于延续稳定的中长期激励机制,并全面助推宝武融合落实,公司董事会决策推行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据介绍,此次二期激励计划将向激励对象定向增发公司17764.46万股A股限制性股票,首次授予不超过1080名激励对象16764.46万股,授予价格为3.99元/股,同时拟预留1000万股授予后续符合激励条件的对象以及新任职核心员工。据悉,这一激励计划将以2018年至2020年为业绩考核期,并在2019年至2021年三年内匀速解锁。  外界注意到,宝钢股份亮出的二期激励计划至少有三大亮点。  其一,做到了业绩考核指标进一步优化。一方面是对标范围进一步优化,其境外对标者由6家扩大到10家,从主要对标东亚区域延伸到全球顶级钢企,并且境内对标样本也进一步聚焦,力求先进性和可比性;与此同时,以吨钢EBITDA替代EOS与吨钢经营利润,并以成长性指标“利润总额复合增长率”取代了增长率指标“营业总收入增长率”,通过追求指标的可比性和科学性,彰显了从“做大”向“做强”的发展思路。另一方面,全面助推宝武融合,设置了一系列宝武协同效益量化目标,力求精准反映宝武整合后实施的效果。  其二,激励对象与范围显著扩大。此番激励对象从首期的136人增加到千人以上规模,既侧重于激励支撑多基地的骨干员工,又侧重于激励经营业绩优秀的单元,而且是按照岗位价值而非层级来确定具体的激励对象,这将有利于在整个宝武系统建立起更为广泛的促进企业发展利益共同体。  其三,不断推进公司治理结构日趋完善。新的激励计划着眼于协同股东、管理团队与骨干员工等各个环节的利益目标,以期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激励约束机制,促进公司长期稳定发展和股东价值提升。

11月3日,首钢基金总经理赵天旸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按照十九大会议精神要求,在集团党委的领导下,首钢集团将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着力打造城市综合服务业。  “我们希望首钢股份的市值有一个持续上涨空间,实现控股股东与投资人共赢。”赵天旸介绍,首钢股份定位为钢铁、园区开发“双主业”并行,集团内相关优质资产将通过首钢股份上市。  赵天旸还称,集团会把一些需要培育的资产,仍需要整合海外资源为内地所用的资产,放在香港上市。  发力城市综合服务业务  中国证券报:请介绍首钢集团城市综合服务业务的情况?  赵天旸:首钢集团的资产体量超过了4500亿元,连续六年跻身世界500强。2014年以来,首钢集团确立了“一根扁担挑两头”的发展战略定位,通过打造全新的资本运营平台,实现钢铁和城市综合服务商协同发展。其中,城市综合服务业是首钢集团自己设定的产业门类:用已经积累的技术资源去解决城市发展中的重点、难点问题,并将其转换成好的商业盈利模式而形成的产业。  目前,首钢集团城市综合服务业务收入规模跟钢铁板块相差不多,包括以停车为主的基础设施、环保产业、医疗健康服务、产业金融四大板块。  中国证券报:四大板块下辖哪些具体业务?  赵天旸:停车为主的基础设施板块,我们希望通过国企的资源整合能力、资金整合能力和技术能力,将城市打造得更为宜居便民。具体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说,停车智能系统动态定价能力的建设,在拥堵或雾霾时自动调低停车位的价格,缓解交通压力,鼓励绿色出行。  环保产业板块,首钢集团历来高度重视钢铁生产中的环保技术。为了将工业环保技术转为民用,集团专门设立了环境公司,通过在钢铁行业中积累的环保技术和经验,布局土壤修复、垃圾处理等领域。其中,垃圾处理业务的规模较大,该业务目前一期已投入使用,承揽了北京日常1/8的垃圾,二期投入以后将承揽北京1/4垃圾的回收处理。  医疗健康服务板块,首钢基金旗下首颐医疗正在收购一些国企剥离的医院,系统化改造后,将极大提升医院的效率;同时,还积极和国内外院校展开合作,在基因检测、专科领域展开合作。目前医疗健康服务年收入超过20亿元,全国范围内年服务按门诊量计算已经超过200万人次,其中约180万人次来自北京市。此外,集团还在高端养老和便民养老方面进行了布局。  产业金融板块,首钢集团为华夏银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0.28%,集团还参股了阳光保险以及多家知名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除了保险牌照以外,集团其他牌照基本上是齐全的。为了提升整个集团的资金效率,2014年集团还拿到了财务公司的牌照,把全集团资金做了归集,为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三去一降一补”任务做出了重大贡献。  加大资产证券化  中国证券报:首钢集团是如何看待资本市场?  赵天旸:首钢集团近年来加大了与资本市场的结合力度,认为资本市场是整个集团产业发展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对于一个大型企业发展来说,如果离开了资本市场,发展的速度和质量都会降低;从资本的视角看产业,很多逻辑的判断都会更为准确。  首钢集团在内地有首钢股份一家上市公司,在香港还有首长国际、首长宝佳、首钢资源、首长四方、环球数码创意、京西国际6家上市公司。目前,首钢集团的资产规模为4500多亿元,首钢股份资产总值约1300亿元,集团所有上市公司市值近1000亿元。首钢集团作为一个传统企业,通过近几年努力,在资本化方面已经有巨大的进展,但和世界级企业相比,资产证券化程度还是很低。今后集团将加大资产证券化的比例。  中国证券报:尽管还未明确“非钢”资产注入计划,但从国企改革大背景出发,市场对于首钢股份承接集团资产注入的预期较为强烈,请问集团有何规划?  赵天旸:首钢股份作为集团在内地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从2013年开始已经做了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做了一次非公开发行的尝试,今年还做了一次私募领域最大规模的可交换债,60亿规模、利率不到1%,比同类债券低,实现了以较低成本获得大额融资。  我们希望把首钢股份打造成首钢集团在内地整体上市的平台,集团内相当部分优质(已经实现盈利的)资产都会装入首钢股份。首钢股份的市值目前稳定在400亿左右,我们希望其有一个持续上涨的空间。目前,首钢集团将首钢股份的主业界定为双主业,一个主业是钢铁,另一个主业是园区开发,园区开发包括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里的曹妃甸园区开发等。  中国证券报:对于首钢股份主业之外的资产,集团有何资本化计划?  赵天旸:香港市场的政策与A股略有不同,所以集团会把一些需要培育的资产,仍需要整合海外资源为内地所用的资产,放在香港上市。  比如首长国际,我们专注做停车的基础设施及旧改,首钢集团计划将旗下所有的停车资产和团队放进去。首长国际目前市值在45亿-50亿港币,未来希望做到300亿-500亿港币的市值。首长国际未来也可能计划收购境外拥有先进技术和团队的停车公司。此外,在金融创新服务、汽车零配件、资源品类等产业方面,首钢集团也都在香港市场进行了布局。  只要是未上市的新产业,首钢集团都会主动引进全国乃至全球最顶级的投资人进来,相当于把我们的股本金通过市场化、资本化不断放大,而顶级投资人也同时会带来优质资源,这样既降低了我们的负债率,又切实推动了产业发展。  中国证券报:首钢集团如何通过资本运作的手段践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  赵天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还是要提升效率,我们投资的钢铁电商企业,以及帮助效率提升的一些投资,都是对于政策的践行;首钢集团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大幅度降低了负债水平和负债成本,有助于去杠杆;首钢集团去产能同时发展新产业,比如说香港上市公司首长国际原来主业是钢铁,钢厂关闭以后,如今把停车产业植入,实现减产能的同时又拓展了新产业。  投资聚焦服务实体经济  中国证券报:首钢基金投资目前的关注重点在哪些领域?  赵天旸:首钢基金的投资是服务于集团战略。集团2014年开始加大基金投资力度,加速培育新产业。新产业与钢铁在好的周期环境下,收益更多;如果钢铁环境不好,对于公司而言有个对冲。  目前,首钢基金投资也聚焦在四大领域,分别是停车、医疗、体育和供应链。  体育方面,我们密切配合首钢体育公司,组建专门的体育投资团队,发掘成长期企业。我们认为体育场馆规划、较为成熟的赛事IP等具备一定的投资价值。其中,在赛事IP方面,我们将成为中国网球公开赛公司的二股东。  供应链方面,这个领域基于B2B效率的提升,是未来市场发展非常需要的。目前,通过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结合,形成一个效率提升的业态,或者说,把原来传统业态进行升级,是蛮有市场空间的。在钢铁电商领域,两家龙头公司我们都有参与投资。  首钢基金还积极支持双创事业,成为了一家投资了经纬创投、红杉、真格等二十多家知名基金公司的市场化母基金。另外,集团旗下还有北京最大的创业孵化器创业公社,在北京有20多万平米的空间,每年服务6000个中小企业。  中国证券报:首钢基金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赵天旸:首钢基金基本的投资核心逻辑有两条:一是投不变的、持续存在的产业,二是投能提升效率的产业。我们之所以聚焦刚才说的几个行业,也是基于“不变”和“效率”的逻辑。比如停车场,尤其是高使用频率的停车场,十年之后应该还会更多,并进一步优化。医院、供应链、体育,包括集团关注的环保等领域,都是基于这个投资逻辑。  在首钢基金的投资生态系统中,对企业不同阶段有不同策略。具体看,初级阶段企业我们通过创业公社来培育,为企业提供服务获取股权;接着,通过提供低息贷款的方式获取企业部分股权;之后,通过母基金形式投资;再之后,参与大型项目的后期融资;最后,首钢基金作为上市公司的参股股东,参与其战略重组。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